名嘴大喊:我们想要一位看起来像「真男人」的总统,欧巴马表示⋯

发布时间:2020-06-24发布者: 浏览数:492

名嘴大喊:我们想要一位看起来像「真男人」的总统,欧巴马表示⋯

俄罗斯二○一四年入侵乌克兰和非法占领克里米亚,触发苏联解体以来欧洲最险峻的安全危机。俄罗斯企图以武力重画国际边界,以军事器械和人员支援叛乱团体,并且试图颠覆基辅的主权政府。到了二○一六年,乌克兰冲突已造成约八千人丧生,它的发端也激起各方深刻关切接下来还会有什幺发展。俄罗斯会要占领整个乌克兰、或是侵入波罗的海三国,引爆与北约组织的直接冲突吗? 固然我们并不震惊普丁在他的基辅扈从政权垮台后觉得需要有所动作,我们却很讶异他会如此过分,既併吞克里米亚、又在乌克兰东部煽动武装叛乱。

欧巴马的反应是推出立场坚定、但範围有所节制的政策。他先警告局势升高会引爆更大的机,但是也让普丁得到该有的对待:两个大国恢复类似冷战的对峙。(这里应该说明,乌克兰危机的源起和美国毫不相干。它是因为想把乌克兰更往欧盟拉近而引起。)⋯⋯华府许多评论员(以及若干政府官员)鼓譟美国应该强硬回应,尤其是要多炫耀武力,欧巴马坚决不肯。二○一四年三月初俄罗斯入侵克里米亚的次日,欧巴马告诉国安团队,它需要「针对我们的实际利益做出适当份量的回应,不因众声喧嚣而动摇。」

儘管有这些惩戒俄罗斯、安抚盟国的动作,以及提供政治、经济和军事援助给乌克兰,欧巴马的反应仍被认为是被诟病已久的软弱、犹豫的又一个例证。批评者指责「再启动」是原罪,使得普丁受到鼓舞出现侵略性的动作,他们也指责欧巴马对普丁兼併克里米亚及支持乌东叛军的反应太温吞,以及听任莫斯科在叙利亚占了上风。

大部分批评者的论述都可以用几个字归纳:「多做一点」。他们认为美国自始就应该对俄罗斯强硬。他们认为美国早就应该对乌克兰多加援助。他们认为美国应该多介入外交斡旋,协助终结危机。他们认为美国应该多做事,让北约盟国放心。而在叙利亚方面,他们认为美国应该更强悍、把俄罗斯挡回去。

但是所谓「多做一点」的政策究竟是什幺? 它就会更有效吗?

前任美国驻俄罗斯大使麦可.麦克法尔(Michael McFaul)指出,欧巴马的行动堪比雷根总统针对苏联一九八一年支持镇压波兰团结工联时的反应,当时美国也对莫斯科实施严厉制裁 (不过有一点重大差别─雷根政府是片面行动,让欧洲人生气)。欧巴马的反应比起小布希政府二○○八年对乔治亚受侵、詹森一九六八年对苏联介入捷克、或艾森豪一九五六年对苏联入侵匈牙利的反应,都更强烈。

最重要的是,我们实在看不懂普丁在乌克兰这幺做会有什幺好处。是的,俄罗斯占领了克里米亚,也控制了乌克兰东部百分之七的领土。两者都不能被接受,必须对它持续施压,直到恢复原貌。可是,整体而言,俄罗斯并没有因为普丁这幺做就变得更强大。在许多俄罗斯官员认为他们的经济需要多样化时,它却较二○一五年萎缩了百分之四。卢布陷入空前低谷。俄罗斯比起苏联时期以来任何时刻都在国际社会上更加孤立。俄罗斯受到的经济制裁不仅来自美国,也来自它在欧洲最亲密的贸易伙伴。固然俄罗斯曾是乌克兰的主要伙伴,现在基辅政府却 奔向欧洲和美国。考量到这本战略帐册时,我们实在不能说俄罗斯占了上风。但是政论家似乎中了麦克法尔所谓「普丁是战略天才之迷思」的邪。欧巴马实在不明白批评者凭什幺说他被普丁耍了。欧巴马说:「我一直很讶异人们会相信这种说法。」⋯⋯

巴马克制膝反射式的直觉反应,沉着面对。许多外交政策名嘴似乎只想到和普丁放手一战。鉴于他的行为,放手一战的确很有诱惑力。可是和在乌克兰一样,普丁陷入他也不晓得怎幺走出来的局势。他做的决定,代价会愈来愈高。欧巴马告诉杰佛瑞.高德伯说:「普丁在乌克兰有所举动是因为一个扈从国家即将脱出掌控,他想要保持住对它的控制,但只是病急乱投医。他在叙利亚如出一辙,又干了同样的事,让他本国人民福祉付出极大代价。」这也是为什幺在叙利亚和在乌克兰,欧巴马决心让美国对俄罗斯的反应要有意义、但也要合乎比例原则。他不认为这是回到两个旗鼓相当之大国的冷战─ 普丁的确是渴望恢复这种地位。欧巴马说:「这不是超级大国的角力。任何人若是这样去理解它,就是没认清到棋局上的情势。」⋯⋯

批评者也嚷嚷着要欧巴马「多做一点」,让美国在东欧和中欧的盟友放心,这些盟友不无道理担心普丁下一步可能觊觎他们的领土。这些盟友晓得,绝大部分的担保措施和援助款是临 时性的。各方预期普丁将担任总统至二○二○年代,欧洲人希望取得美国更持久的承诺。坦白讲,美国在这些地区还可以做很多事─譬如增加已在本地部署的部队及军事力量,或是将不断轮调的部队改为常态永久驻军(我个人认为这两个主意都有道理)。 但是欧巴马总统面临的棘手挑战─ 未来的美国总统也是─将是如何一方面在此「多做一点」,一方面又得同时在其他地区处理战略要务,特别是在资源有限的情况下,也要兼顾中东的安全需求,以及亚洲的再平衡。在美国最重要的三个战略战场─欧洲、中东和亚洲─我们的伙伴对前途焦虑不安,全都盼望美国多关照。但是他们的欲求太高,美国不可能一一皆予以满足。世界的需求愈来愈高,可是华府的局势却使我们的资源愈来愈少。欧巴马努力在这些相互竞争的需求中求平衡,来向伙伴们担保。可是,他毕竟也力有未逮⋯⋯

做为领导人,欧巴马和普丁两人作风南辕北辙。如果说普丁有他自己版本的长线博奕,我们很难看得出来。他不是大战略家。他也不下棋─他只玩跳棋或掷骰子,并总是装扮成滑稽的「真男人」。很少人认为这对国家长远的发展有助益。可是批评者仍然要求欧巴马要更「坚强」,做些使他更像普丁的选择。

上一篇: 下一篇:

常识荟萃科技|学术现代|之美资讯|网站地图 通亚娱乐注册登录_沙巴官网体育 万鸿平台注册_摩天城体育 博万通官网_金钻石娱乐app 首存100送100的游戏网站_沙巴官网体育 新濠万利彩登录_必赢贵宾会怎么卸载 大奖888黄金版登录_宝盈bbin客户端 红宝石国际登录地址是多少_信和娱乐app BET9十年信誉玩家首选_金州娱乐登录网址 豪亨博会员登录_v1bet地址 yzc999亚洲城_bet9平台登录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