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岐山达沃斯罕见自嘲和习近平拉开距离!中共模式到尽头刺激衰退

发布时间:2020-07-24发布者: 浏览数:527

王岐山达沃斯罕见自嘲和习近平拉开距离!中共模式到尽头刺激衰退

中共国家副主席王岐山应邀出席世界经济论坛2019年年会并致辞。在念完演讲稿后,他罕见的调侃自己就是读稿子人,低头念完就算了。阿波罗网评论员分析,这是否是和习近平拉开距离?

23日中共央行开展2019年一季度定向中期借贷便利操作,操作量为2575亿元。经济学家瀋建光认为,货币政策的有效性维持的时间越来越短,实体经济难解渴。

有大陆资深媒体人认为,依靠货币超发和信用膨胀支持高速发展,一直伴随着中国经济,成为外界所称呼的「中国模式」。在运行多年以后,这种模式已经走到了尽头。旅居海外的蒙古族学者席海明指,经济问题会触发中共统治危机。

1月23日,在世界经济论坛2019年年会上,王岐山在致辞中称,今年是中共同世界经济论坛建立关係40週年,40年来,达沃斯小镇,已经成为了中共观察世界、交流思想的重要平台。

在被询问是否担心发生世界经济危机时。王岐山说,「是福是祸,是祸躲不过」。提及中国经济,他称,「说起问题来我难过得要命,说起成绩来我高兴得要死」。

在念完演讲稿后,王岐山罕见调侃称,「读稿子的人就是低头念完就算了。」

有分析认为,王歧山在如此重要的国际场合,以中共官员固有的念稿方式演讲结束后,罕见的做出上述自嘲,并非是简单的幽默,似有难言之隐。

阿波罗网评论员王笃然阐述,中国经济下行是江泽民闷声发大财所造成的共产党资本主义的必然结果。资本家都入党了,根本不是社会主义。在GDP虚高,靠借债发展,空气、水、土壤都严重污染的情况下,习近平在这个烂摊子上也不会有任何办法。除非中共解体,从头来,谁也没办法。即便如此,环境的恢复也要几十年以上。

王笃然分析,中共末期,习近平国进民退,加上政敌内斗,川普要捍卫美国,抵御中共的入侵。这种情况下,中共的衰败可能发展很快。

王笃然认为,王歧山应该对形势的发展有一定的认识,他的潜台词是他不是决策者,他只是执行者。执行者不担当决策者的责任。

纽约时报报导,中国大陆的”一带一路”倡议饱受批评,近来转为低调,在论坛上,中方只派出商界代表发表谨慎演说。不过,中共也在达沃斯论坛上表示明年秋天将邀请各国企业家参与一带一路商业机会活动,因此”一带一路”短期内,应不会淡出舞台。

中共货币政策有效性越来越短

2019年1月23日(週三),中共央行开展了2019年一季度定向中期借贷便利操作。

根据央行公告,此次TMLF为首次操作,操作量为2575亿元,期限一年,到期可根据金融机构需求续做两次,实际使用期限可达到三年;操作利率为3.15%,比中期借贷便利利率优惠15个基点。

经济学家、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专栏作家瀋建光1月23日撰文分析说,观察过去几轮稳增长措施,其在更长的时间维度上并未能阻止经济增速下滑的趋势,作用或仅仅在于避免「硬着陆」。而从政策效果持续週期的角度考量,每轮措施之间的时间间隔似有缩短之势,尤其是上一轮到本轮之间,仅仅间隔一年时间(2017年),说明宏观政策的短期有效性或许也在降低。

瀋建光表示,货币政策的有效性维持的时间越来越短,加上传导机制仍不通畅,1月全面降准后一度水漫银行间,而12月金融数据则提示「松货币」效果有限,实体难解渴,「流动性陷阱」风险仍在;而支持民营经济的一系列举措也有其两面性,当前措施大有鼓励金融机构风险偏好下沉之势,可能会造成银行业资产质量下降。

经济问题触发中共统治危机

习近平本週一(21日)在中央党校开学班发表讲话,重点谈的就是因为经济问题引发的政治安全。他强调,要确保海外重大项目和人员机构安全。

美独立观察人士古懿本週三(23日)接受自由亚洲电台採访时表示,习近平希望通过强调政治和意识形态领域的控制,确保政权稳固。

他说,「习近平讲话将政治风险和意识形态风险放在首位,强调加强舆论引导,网路治理和思想教育,这等于承认了集权体制缺乏政治自信。必须依靠虚假信息,言论管制和思想灌输维持生命力。体制很清楚自己在自由空间,一天都不能活下去。任何体制内改良都是通往颠覆政权的不归路。」

旅居海外的蒙古族学者席海明对自由亚洲电台说,去年以来,中国经济快速下行、财政赤字增加,市场萧条。当局必须全力维稳,以防突变。

他说,「习近平的讲话给我的感觉是他自己心慌了。我觉得这一次是共产党的统治危机已经到来了。这更是习近平个人地位和统治危机。他的合法性只是靠经济发展来维持。很多人都在看他的热闹。」

「中国模式」已经走到尽头

中国资深媒体人马国川1月23日在英国《金融时报》撰文表示,年末岁初,随着经济下行压力不断增大,呼吁宏观政策上实行财政、货币「双扩张」的声音不断增强。

马国川表示,2018年,中共政府已经再次加大刺激政策,几次降准及降低银行存款的準备金比率,再加上「中期借贷便利」的金融工具,央行所释放出的资金总量已经超出了四万亿,被坊间称为「新版四万亿」。

马国川说,过度使用刺激政策,可能会进一步加槓桿,使风险加速积累。过高的槓桿率意味着发生系统性风险的可能性大增。中国经济的「灰犀牛」就蹲在那里,不能视而不见。

马国川还担心,过度刺激将会挤压民营经济的发展空间。因为在财政货币双扩张的背景下,各级政府积极将会把主要精力用于「扩需求、保增长」,而不会着力营造良好的营商环境。以往的经验表明,增加的货币很难进入民营经济,而是流向国有企业或债市、房市和、股市。政府成为投资主体,会对民营经济投资形成挤出效应。这就让本应该受到限制的政府权力进一步扩大了,排挤了「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发挥决定性作用」。

马国川说,四十年以来,以中共政府为市场主导,依靠货币超发和信用膨胀支持高速发展,一直伴随着中国经济,成为外界所称呼的「中国模式」。在运行多年以后,这种模式已经走到了尽头。

上一篇: 下一篇:

常识荟萃科技|学术现代|之美资讯|网站地图 博亿堂b8et98app_竞博app下载地址 九州bt365体育投注_e乐彩APP注册旧版 新时代赌场手机_mg游戏账号中心 新濠娱乐三元_极彩在线app下载 狗万·首页_游戏娱乐平台注册送礼金 申博sunbet代理_环球体育下载ios 万家乐国际app_众盈娱乐下载 2020下载app送38元彩金_星河网上娱乐 金沙电子app_sunbeAPP下载菲律宾 葡京网站大全app_上葡京体育app